一直在捂着的被窝里指了指然后给顾峥腾出来了

 真冷啊。
 
    顾峥下意识的裹着被子就起了身,他第一眼往通铺边沿的那个唯一的炭盆看过去的时候,却发现里边只剩下了一层厚厚的灰烬,取暖的木炭已经燃烧殆尽。
 
    而为了不让在一个屋子中睡觉的人都憋闷的中毒了,那些有经验的老宦官们,选的房间的窗户,都有一条永远都关不上的缝隙,长期的保持着通风的状态。
 
    很不幸的,顾峥所睡着的位置,正好在那个窗缝的底下。
 
    要是有炭盆的温度,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位置。
 
    但是那灼热的炭盆所提供的热流不再往上涌的时候,在窗户边上的顾峥,也只能承受冷风的吹拂了。
 
    被这么一折腾,早已经没有了睡意的顾峥,支棱着耳朵,听到了远方钟冕楼传来了寅时的更点,在左右看看四下无人醒来的时候,就摸起一旁加厚的长袍,里三层外三层将自己包裹好了之后,就蹑手蹑脚的走出了这个狭长的寝室,来到了空无一人的小院。
 
    现在的院落中还是黑漆漆的一片,顾峥朝着天空上哈出了一口白气之后,就开始左右晃手,做起了最基础的热身运动。
 
    在将有些僵硬的身子活动开来了之后,才做了一个学武之人最基础的扎马。
 
    而等他刚刚摆上了这个动作之后,他才发现,这具身体不是一般的孱弱。
 
    后天的营养不良所造成的瘦弱,这还是其次的。
 
    在扎了不到两分钟,这具身体就传出来的无一处不酸痛的表象告诉顾峥,这具身体真不是一个练武的材料。
 
    他的运气还是没有那么的幸运,在这个皇宫大内之中,没有给他一个百脉通畅的好体格。
 
    这位委托人的身体,连好字都算不上。
 
    若是他的体会不错的话,这位委托人,也只能通过后期的好生的将养,才能慢慢的调节出来。
 
    想要达到他上个世界的水准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了。
 
    哎,看来想要走一个怼天怼地的大内高手的路线,自己就不适合了。
 
    现在在这个深宫之中,能靠的,只剩下自己的脑袋,还有这一股狠劲了。
 
    只希望,这一次能让他剥丝抽茧的通过所有的蛛丝马迹,分析出委托人的死因,让他成功的避过这未来的劫难吧。
 
    顾峥无语的看着自打他出现完全的接管了这具身体之后,就在笑忘书的空间中一直沉睡不起的虚弱的灵魂小球,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看来想要从彼此的交谈中再挖掘出更多的线索的这条路,暂时也被断了开来。
 
    自己真的要以一个小屁孩的状态,在这里摸爬滚打了。
 
    认清了现实的顾峥,将最基础的丘处机的养生功打了一遍,浑身因为这一圈的运动而微微的发热了之后,就蹑手蹑脚的返回到了屋内。
 
    谁成想,就算是他做的再小声,还是有一个人因为他的动作,而醒了过来。
 
    那就是睡在顾峥身旁的,颇为仔细的王继恩。
 
    在他一个翻身没有感觉到自己身边的被子卷之后,警醒的他瞬间就睁开了眼。
 
    待他摸着一旁还算是温热的床铺,左等右等顾峥也不回来的时候,王继恩就打算及拉着鞋子,去屋外寻寻了。
 
    谁成想,还没等他下地,那担心的那个人又回来了。
 
    脸上还挂着几分羞赧的表情。
 
    “你去哪里了?这天寒地冻的?快上床!”
 
    王继恩压低了声音,朝着一旁他刚才用自己的体温一直在捂着的被窝里,指了指,然后给顾峥腾出来了地方,滚到了自己那因为长久的离开,而变得冰冷的被窝之中。
 
    因为两边温度差的有点多,王继恩还不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。
 
 449 宫内的主子有几个?
 
    而被对方热情的拉近被窝中的顾峥,则是垂着眼睛,满是歉意的回到:“刚才起夜睡不着,我去活动活动,否则太冷了。”
 
    听了顾峥这话,王继恩就拍了拍他的被子,示意顾峥往窗缝那边的方向看去。
 
    “我看到那个缝了,往常我都是寅时未到起夜如厕的时候给你用布条封上的。”
 
    “今日中竟是你先起来了,嘿嘿。”
 
    说完这些话,王继恩并没有再多谈自己的功绩,在看到顾峥安全的回来之后,反倒是困得不行的,耷拉了两下眼皮,再一次的睡了过去。
 
    看着这个便宜小伙伴浑不在意的睡脸,饶是心硬如铁的顾峥,还是感受到了属于孩童间的最纯洁的友谊以及亲情。
 
    就算是经历过千千万个的世界,顾峥依然能够被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和温情所感动。
 
    因为一个人,心底中最柔软的地方,莫过于这些令人感受深刻的温情了。
 
    在这个冰冷的皇宫中的冰冷的夜晚,顾峥感受到了旁边小男孩那个无微不至的,属于哥哥照顾弟弟的温暖。
 
    真好,这个世界还是有它的可取之处的。
 
    想着自己的身世的顾峥,这一睡就踏实的到了大天亮,要不是一旁的王继恩死命的推醒了他,他对于自己赖床的行为还是不自知的。
 
    而早起的洗漱时间,自然就是小伙伴们的八卦时光了。
 
    他们这同一间寝室中的小孩子,像是有意的一般,凑到了正趴在架子的最边上洗漱的顾峥身边,分享着他们昨天晚上所探听到的消息。
 
    “哎,顾峥,你们知不知道昨天晚上睡觉前,那周大壮去做什么了?”
 
    “做什么?”
 
    一旁的王继恩抢先将话头给接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他啊,自己一个人端着一个盆,去院边的角落里洗裤子去了。”
 
    “
    这个曾经也受到了周大壮的武力镇压的孩子,想要将两个不对付的人的之间的矛盾加深,反倒是被人撞破,心虚的他不敢再待在这个令他窒息的孩子的旁边,拎着木桶头也不回的跑掉了。
 
    而一旁的王继恩则是冷笑了一声,看着这个狼狈而逃的背影,和自己的朋友提醒道:“什么鬼祟的东西,要我说,这人比那周大壮还不如。”
 
    “你今后离他远点,不定什么时候,咱们倒霉的时候,他也要落井下石的。”
 
    看着顾峥乖巧的点头,王继恩对于自己再一次充当了保护者的地位十分的满意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